如意

【泽非】溺

老阿姨发疯产物

都是江南的错

OOC是我的

泽非q群:512920118  一起来吃刀片啊(x)

---------------------------------------------------------------------



你其实是爱他的。


这种感觉很奇怪,就好像突然有人蹦出来告诉你嬉皮笑脸的芬格尔其实并不是废柴,杀坯师兄比他想象的还要喜欢那个爱吐槽的小龙女,凯撒没他看起来那么光鲜亮丽他也会在月光下站在落地窗前思念他的女孩,这事一开始你会立刻否认并且大声嘲讽对方有妄想症,但静下心的时候一个人想想,不知怎的竟然会有点悄咪咪的认同。


这看起来莫名其妙但却又合情合理。


他一直想知道路鸣泽跟他交换的真正原因,就像有一天他突然就成了救世主,又一天突然成了灭世者,是王,是毁灭者,还是需要泄愤的复仇者,命运一开始安排好了什么,让他沿着这条路,最终又到了这个地方。牢笼或是挣扎,如果记忆就像那年的爬山虎,爬满了墙壁,他想他还能好过点。


可是他忘记了。


烈火,炼狱,仇恨的脸,敌人的泪,只有插画似的片段。


他可以推测他和路鸣泽是认识的,他猜想路鸣泽手里有什么令他畏惧或是珍爱的东西,所以每当他来交换的时候,潜意识都会一遍又一遍的嚎啕着不要。可他其实没什么重要的,连命都算不上,再有什么珍贵的,也无所谓吧。或者是因为那张看起来有些可爱的脸,想去娇惯他,好像这是很自然而然的事情。


“哥哥。”


男孩叫他的时候,总是很开心又有点邪恶的样子,就好像一直在准备恶作剧,等你被他骗着了后就会翘起脑袋,一副你奈我何的表情等着你抓抓他的头发。但路明非其实很难把他当弟弟看,因为在他看来,所谓的弟弟是那个身高一米六体重一百六的小胖子,那男孩就像他希望的弟弟一样,过的很自由活的很恣肆,会有自己的喜欢,也会哼着气不把他当回事,至少,他不会像路鸣泽那样,好像整个世界都只有他。


他不值得那样,他也不希望他那样。


那样会……


很悲伤吧。


他的弟弟,不应该快快乐乐的。


瞎想什么呢,那小鬼也不来了,可能真的拿完了想要的就走了吧,所以你看,说不准真像他说的,这世界根本就没人爱你。


听起来有点惨。


至少你应该还在啊。


你为什么都不在了呢。


最后四分之一不是还没拿么。


路明非突然觉得很悲伤,最近他一想起路鸣泽,就会很悲伤。


可能有点矫情,不过真的像是心上,缺了一块。


说实话会不会有一个次元里,他其实真的很爱这个弟弟。




“哥哥你来看我啦。”


昆古尼尔插在他胸前。


他脚下的血已经成痂,混沌般的黑色像河水般蜿蜒曲折。


他不知道为什么,眼泪突然就落了下来。他本不该这样,他不应该。他是叛族,是罪人,他不应该为他落泪。他手里还握着剑与枪,他还要为所有人审判这突然被颠倒的一切。


可是眼泪根本不受他的控制,它们顺着他的手掌,从指缝间穿过。


“哥哥,不要哭。”


男孩突然冲着他笑起来,金色的瞳孔,在夜色下显得格外美丽。


“这不值得你哭。”


男孩看上去只有十三四的样子,却没有一点那个年龄的阳光灿烂,即使他笑得那么灿烂。应该是被宠爱的孩子,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想,就好像他现在根本不想审判他,反倒想上前,抱抱他。


哥哥你知道吗,这就是我们的命。


是谁在跟他说话。


他看着面前的男孩,男孩奄奄一息,却一直在盯着他,好像连一秒也不愿意错过。


“你……”他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说什么。


“哥哥你就是这样啦,我知道的。”


男孩的声音逐渐虚弱了起来。


“但你来看我,我还是很高兴。”


不,我看你的目的其实是——


他突然很难受,胸口像是要炸开般。


他抬头望去,男孩的头微微歪着,那双好看的眼睛,紧闭着,再也没有睁开。




哥哥,交换吗。


“你把这心思给我收回去。”他靠在悬崖边上,声音听起来有点不稳。


哥哥,交换吧。


他不再理他,转过身去。


血像是溪流般从他身上滑下,连几里外的草地,都是红色的。


男孩又重新走到他面前。


哥哥。他说。


“你疼吗?”他突然开口问道。


男孩摇了摇头。


“哥哥你是不是很疼,”男孩的手覆在他的伤口上,刺的他突然皱了皱眉头,“你还是……”


“想都不要想。”


“哥哥,如果我说我很疼呢?”


“嗯?”他看着他。


男孩的眼睛里突然满是泪水,他指着自己的胸口,“这里,很疼。”


他抱住了男孩。


“好点了吗?”他轻轻地问道。


他听见那边叹了口气。


“你可真是没用啊,哥哥。”





你发怒有什么用呢。


你疯狂有什么用呢。


你这废物到底有什么用呢?


他已经死啦!


是啊,他死了。


那个一直说着要他命的小魔鬼,死了。


“他不是还要向整个世界复仇吗,怎么就死了。”路明非看着酒德麻衣,声音有些混浊。


“他希望你登上王座。”


“他希望我代他复仇?”路明非声音平静的不像话,“你去告诉他,不要想,我是不会听他的,亏本买卖他不做我为什么要做。”


酒德麻衣没有再回他。


路鸣泽。


他的声音低低的。


那个带他泡妞豪赌追车的小恶魔,那个天天跟在他身后叫着哥哥的男孩,那个几乎无所不能的路鸣泽,突然就这么消失了。


居然连声告别都没有。


哥哥。


我才不要当你哥哥。


我给个死人当什么哥哥。


路鸣泽怎么会死呢?


路鸣泽你出来!


路鸣泽!


路明非突然感觉有种叫做无力的感情在全身上下蔓延开来。他使不上力气,连害怕的感觉都被拖累的消失殆尽,那些随之而来的憋闷感,他不知道该如何描述,就像是拉着他的最后一条绳索突然断裂,然后整个人,一步步被这漫天的海水覆灭,咸涩的味道灌入口腔,一点点的,剥夺着他的呼吸。


他几乎喘不上气。


连眼泪什么时候落下来的都不知道。


“哥哥,你不要哭。”


“这不值得。”


泉涌的画面突然一张张浮现在脑海里,像是沙滩上堆砌的石粒。片段的,连贯的,接连而至,他理不清头绪,甚至不能分辨真假,却挡不住他们在脑海里闪现,画面交叠着,像是卡带的录像带,闪烁着黑屏,停不下来。他扶着墙壁,一点点贴着蹲了下去。


痛。


路鸣泽。


路鸣泽。


所有的画面,都是他。


可是他想不起来。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曾经发生了什么,现在发生了什么,以后——


哥哥。


爬山虎已经爬满了整栋墙。


你要不要去看看。


路明非猛的转过头——


酒德麻衣站在原地,皱着眉看他。


“他到底是谁?”


路明非在嚎啕。


“什么?”


“他到底是谁?!”


酒德麻衣没有回答他。


路明非蹲在地上,抱着自己的脑袋。


像是溺水的鱼,没有人愿意救他。





“我们没有时间了,他们还有半个小时就能找到这里。”


“请等一等。”


“路明非,我们没有时间了。”


“请,再等一等。”


“路明非!”


路明非抬起头,笑了笑,“我答应你们,我们都会活下去。”


活下去。


路明非的手覆在胸口处。


可以清晰的感触到炽热的震颤。





这是他第一次真正体会到昆古尼尔的力量。


你会怪我吗。


我没完成你的愿望呢。


可是我现在为什么,还有点高兴。


我就要死了吧。


永远的死去。


这样的命运,我不想再体会了。


我只是有点想你。


不。


可能是非常想。


END


评论(5)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