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

【玉禾】输

“我自幼出家,自诩道性坚固,却轻易破了元阳,这水脏雷就是我之恶果。”

恶果。你听到了么,夏禾,他说恶果。可就是这样,她居然沮丧不起来。其实到今天,她还是很喜欢他,完美的脸蛋,冰清玉洁的性格,无论过了多少年,都还是很对她的味口。她不知道怎么描述这种感觉,就算是知道他厌她他悔恨他恨不能抹杀那段记忆,见到他,她心里还有点高兴。真也是难为他,这么多年,根本没变过,哪像她。

“其实一直以来最糟糕的人是我。”这语气真不像是来道歉的,倒是像在赎罪。她想起那天之后,他抱着她,说了好多个对不起,他的头垂着,顶着她的肩膀,一遍又一遍的,语气沮丧又激动,双手抓着她的胳膊,勒的人有点疼。再后来道歉的人反而成了她,可你哪里知道,这灵玉真人,许的了他自己像哭似的道歉,别人的歉意,听都不听的。不过倒是没料到他今日会是如此坦诚,可能——是真的准备放下了吧。

可以面对的时候,就可以放下了。

夏禾,你说你是该高兴呢,还是该高兴呢。

“张灵玉,你是不是傻?”

“是是是,灵玉真人说的都对,灵玉真人是谁啊,玉树临风一仙人也——啊啊啊啊我错了我错了,别揪我耳朵。”

“张灵玉,你,你,你就是个木头!”

“诶,我还以为是谁,这不是灵玉真人么——”
她笑的妩媚,他只觉得头痛欲裂。

他自小就在这龙虎山,别人都以为他一心悟道,所以深居浅出,其实这缘由,腌臜的很。他曾经喜欢过一个女孩,听着,就像是个笑话。别人眼中的冰清玉洁,至纯至性,于他,就是讽刺。

“夏禾,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变?张灵玉,”她嗤笑,“我一直都是这样,是你看不清。”

她笑起来的时候,连只普通的麻雀,都会默默落在树上。

是他看不清。这么多年了,他想他总该要承认,自始至终,她就是她,破了戒的是他,自毁长城的是他,是他失了心性,是他入了魔障。这都是他的命数,他自该接受。

“我给你个机会,杀了我,或者,放了我。”

“我不属于这里,你也不属于我,所以求你,”她的眼睛闪了闪,“放了我吧。”

“夏禾——”他一字一顿,根本接不上后句。

“张灵玉,你不过是喜欢过我,你没有做错什么。”

人都道朱砂痣蚊子血,可夏禾于他,大底是胸口上的一把刀。拔了,会丢了性命,不拔,就这么插在胸口,疼的喘不上气。你恨这刀,恨到想把她碎尸万段,可终等到自己觉得可以放下的时候,才发现,她已经成了自己血肉的一部分。

夏禾的美不仅仅是外表。

是从骨子里的那股魅惑,就像是林里的妖,她可以掌握你所有的感官,纵然你知道危险至极,却也自知,抵挡不了。

张灵玉的掌最终还是没有落下去。

“夏禾,求求你,走吧。”他的声音颤抖着。

她看着他。

“张灵玉,和我在一起,到底错哪儿了,让你这么折磨自己。”

这话她终于说出来了。不过是个自讨羞辱的问题,说到底,她以为的不过是她以为,他可以接受阴五雷,不代表他可以接受她,那段记忆,对他来说,大概永远也不会被释怀。但也算是了了桩心愿,毕竟这话他不说出口,她又该怎么彻底,断了自己的念想。

他输了。

从夏禾抱住他的那一刻,他就知道,他永远也不可能赢她。

他不仅不想杀她,他还想,他还想——

人可以压抑自己的欲望。

可当欲望产生的那一刻,就该知道,那就是已经输了的标志。

“真可惜啊小师叔,那么清明正直的人就因为一个女人练不了阳五雷。”

“是啊,真是可惜呢。”

张楚岚靠在墙边,也不知道宝儿姐干嘛呢,有没有又被假和尚骗。

“说来也是可惜,张灵玉竟然输给了你。”

“不,”张楚岚摆了摆手,“他没有。”

怎么会输呢,已经占了那么大便宜。张灵玉这样的人,愿意为她破了元阳,那他大概还不知道,拥有这样曾经,多么令人艳羡。

“可真是个笨蛋啊。”